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文集>>正文

朋友,不要等到糟糕的地步才想起律师!

来源:法务之家 | 作者:向海龙 | 时间:2017/10/31

当事人一定不要等到最后才想到向律师求助,原因只有一个:最好的时机已过。

律师打官司,律师的价值在防范风险和化解纠纷,诉讼只是其中的一种方式。向律师咨询、求助,是个人和社会法律意识提升的表现。生活中的法律风险,一定不是突然出现的,而是逐渐演化来的。许多人找到我时会说:我想咨询一个问题,但我不知道是不是法律问题,我的回答是:法律就是生活,生活问题也一定都是法律问题。法律是规范生活的,它又怎么可能脱离现实生活而独立存在呢?

但是,在我和我的律师同行(包括前辈们和青年律师朋友们)交流中,有一个共识就是:当事人一定不要等到最后才想到向律师求助。原因只有一个:最好的时机已过。与此相关的一个问题就是,社会普遍存在对律师的误解,其中最典型的误解就是:律师=打官司的人。围绕这个问题,我常常给身边的人做纠正工作,尤其是亲戚和朋友:我希望你们不要找我来打官司,但我非常欢迎你们在遇事拿不准的时候,提前多向我咨询。我还告诉他们,在目前的中国律师行业,以及我个人而言,咨询是不花钱的。

几年以前,我还在读硕士研究生的时候,有个朋友找到我,说他们家从湖南来北京房山某地做生意,租了块地搭建厂房,那里属于农村,土地使用权人是当地的村书记。他们双方还签了个合同,约定了关于租金的一系列事情,此外还有重要的一条就是关于涉及租赁的土地征收补偿问题,合同约定如在合同签订后5年内涉及征收,对所补的征地补偿款双方分成。他们问我的时候,合同刚签,我后来还去那个地方看过,位置很好,据了解那里是将来要修地铁房山线的途经地,我算了一下,如果按合同约定分补偿款,我的朋友家可得200多万,但他投资建厂的总额也就80多万。在他们看来这是个稳赚的合作。但当时我提出了质疑,因为最后很难兑现这份合同,他们沉浸在喜悦中,没有在意我说的。过了两年,这个朋友有一天突然联系我说,要请我帮忙,因为那块地正在被征收,据说要补给土地东家500多万,但东家收到了补偿款却只愿意给他们一点钱让他们走人,他们前期投资的成本都还远未收回。在他的再三要求下我又去了趟房山,我们一起去村委会想找那个书记(土地出租人)谈谈,结果迎接我们的是七八个光着膀子的大汉,书记坐在最前面的桌子前,我走过去坐下来的时候,村书记放话说要拿桌上的茶杯砸破我们的头。我没理他,简单说了几句话,对方非常强势,而我的朋友是湖南人,最后这个事情的处理就是我的朋友选择了妥协,拿了对方给的20多万搬厂走人。

我还有位同学,某天给我打电话问我,他想在近郊给父母买一套房子,但没有产权证,房子很好,而且特别便宜。我了解后告诉他,这是小产权房,国家法律目前是禁止交易的。他很坚持,不断试探:真的是这样吗?买的时候签合同、办公证还不行吗?双方把产权在合同里明确好还不行吗?如果最后涉及拆迁补偿之类的他答应给我分三层补偿款这样还没保障吗?其实这些都是不管用的,法律禁止的行为,无论你怎么约定都是无效的。他是一心想买,找我只是希望得到法律上的进一步确认和论证,但我作为朋友,在这个问题是我不能顺着他的意思去说。我最后给他的回话是不建议他买,最好不要买。但最后我听说他买了该房,但房主后来跑路了,许多债主来到房主原来建的房子这里闹事、堵门,住在这个小产权房的其他许多人搬来不久又搬走了,我的朋友也不放心把父母放在这里继续住,也搬走了。后来了解到这房涉及许多债务纠纷,也属于违章建筑可能被强制拆除。我朋友付出去的房款虽然不多,但换回手里的就是一页纸的合同一份,上面的条款很理想,但摆在朋友面前的很现实

我还有个亲戚的儿子帮兄弟朋友们打架,被拘留了。双方打群架,对方约了10多人持刀扣了他这边的人,他们在报警还是打斗之间犹豫的时候,对方冲上来了,他们一群人抄起木棒把对方打散并致对方一人重伤。亲戚的儿子不是这方的头儿,但在组织人和打斗过程中表现的很积极。对方报警后他们这方的头儿先去自首了,随后其他人陆续被抓获。在被羁押五个月后,孩子家属才找到我。原来他们家属前期都寄希望于这方老大的家属去处理此事,而且这群人中的头儿及其家属也都表示:这事儿是我引起的,我们一定会把孩子们都弄出来。结果五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音讯,亲戚的孩子和外面没有任何联系。我去看守所会见的时候,这个90后小伙子痛哭流涕,他在里面全部供述了,并且还替其他人扛了一些责任,但同伙其他人恨不得把责任都推给他,其中就包括他的那个头儿,也就是他的好哥们。他早就想要请律师来帮忙解决,但一直等不到,后来实在没办法就认下了,警察还说他态度不好。最后这个案子的结果可想而知。如果他被拘留后家属第一时间请律师提供帮助,情况可能完全不一样。后来了解到,本案同案犯6个人中只有老大请了律师,其他人都和我亲戚的情况一样。

我还有个女同学,多年没有联系,突然有天给我联系,说要离婚,问我有没有什么能让她尽快离婚的办法。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回答,因为结婚可以很快、很,但离婚却由不得自己,如果有一方不配合,就可能拖延很久,所以离婚不可能快。我问她离婚的缘由,她提到了对方的家庭暴力、外遇等,已经有好几年如此了,但我问她有没有证据,她说早期的没有留证据,最近的包括聊天记录、家庭暴力后的诊断材料等被她一气之下处理掉了。这种事情,我只能告诉她我的无能为力。或许婚姻就是最特殊的一种生活,它太复杂,很难用理性去处理。后来我告诉那些向我咨询婚姻纠纷的女同学,如果你考虑到可能需要通过司法程序处理婚姻纠纷,那么不管怎样你要有留存证据的习惯,如果你不清楚,可以问问我,但最好不要等到最后再来问我有没有最快、最好的办法。

我还有个做生意的朋友,要租赁别人一栋房屋做酒店经营,从房屋面积和租赁期限来看,涉及的利益关系比较重大。我朋友来问我,我进一步了解到,对方出租的这套房产在多家银行办设立了抵押贷款,且本次租赁需要我的朋友先一次性支付10年的租金,因为出租方急缺周转资金,所以才以比较低的价格出租给我的朋友。而且目前该房屋内还有之前的承租人尚未清退,前承租人因为与出租人存在债务纠纷(出租人欠承租人一笔欠款)未处理,所以前承租人拒绝搬出。我建议朋友审慎处理这此合作,因为虽然租金较低,但因为周期长、标的物特殊、法律关系复杂,建议多做一些调查了解后再准备完善的合同文本,并且多几轮谈判来争取己方权益最大化。朋友很着急做这个生意,很快就签约并付款给对方了,结果一直没有等到对方交付房屋的机会,出租方跑路了。朋友后来请我代理此案,我很替他惋惜,事缓则圆,太过急促就会增加风险。如果他能多思考我的建议,相信不会有后来委托我代理追款的事情发生。

我还有位当事人,是我提供刑事法律援助的当事人。他因涉嫌抢劫、强奸等罪被羁押。家里只有他母亲为他的前途担忧,所以被抓以后,也只有她四处求助,最后绕了很大的圈子托人介绍了一名律师,付给他1000元后该律师同意接受委托辩护。该律师接受委托后直至一审开庭,仅会见过被告人一次,一审庭审笔录显示,辩护律师未提出任何有价值的辩护意见,一审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25(这是刑法规定的有期徒刑最高刑期)。拿到判决后被告人的母亲和其他家属难以接受,最后我提供法律援助,办理过程中发现指控的10多起案件事实存在关键证据重大瑕疵,明显的诱供、指供和逼供,且对许多事实的法律认定存在错误,上诉后高院发回重审,重审期间我提出排除非法证据申请,未被采纳,但对被错误认定的犯罪事实予以纠正,结果依然被判20年。被告人现要求继续上诉。这个案件最令人感到遗憾之处,就在于当事人被抓获后未能及时提供有效的法律帮助,以至于后面陷入整体的被动。

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每个案件都很特别,但也都有许多相似之处。生活中的法律纠纷无处不在,有的可能关乎微小利益、是非明确,可简化处理,但许多纠纷可能关乎重大利益,影响生活甚至生命、自由,其重要性可想而知。于我而言,作为律师,作为法律人,我并不以诉讼”(官司)作为唯一的化解纠纷手段,事实上也不可能如此,我始终坚持谋求其它更有效的破解办法,而且事实证明,许多案件经过律师的专业工作,很容易就在诉讼前期获得妥善解决。所以认为律师=打官司的观点是存在很大错误的。而对于当事人而言,我想说的是:一切权利,都不是廉价的。尤其是当你的权利已经被侵害时,你自己首先要对其重视,你若敷衍、图省事,那么结果一定是权利受到更大的损害。虽然你最后委托律师代理,是需要付费的,但在此之前你完全可以通过及时关注、咨询求助而避免陷入最后的被动之中。律师办公室,应该是你生活中常去之处,去了解、咨询和交流,一定会对你有益而无害,要做到这点,请务必不要讳疾忌医,纠纷是生活中的常态。

当然,我最后还要补充一句,请一定珍惜律师对你的咨询付出的智慧和劳动,客观而言,你应该为之而付费,如果没有,那么心存感激也是可以的。我们很遗憾总会遇到许多不够诚信(比如约定时间但从不守时的当事人)和不懂感恩(认为也就问问,算不了什么)的人,而凭我的个人经验,恰恰这些人最容易惹上麻烦和纠纷。那么,无论你是亲朋还是好友抑或陌生人,我的规劝都属善意。

 

                                        作者:向海龙,湖北诚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来源:法务之家

深圳刑辩律师周君红,北京大学毕业,执业于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专做刑事案件,成功办理多宗取保、缓刑、减刑、无罪案件。

联系方式:手机:18566233185(微信号)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4011号香港中旅大厦21-23


律师在线

咨询方式